台湾妹子回应被国台办点名支持

因不断在网络平台分享自己在大陆的真实所见,台湾网红“台妹PK”被民进党点名批评。12月16日,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称,网红“台妹PK”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她住在大陆,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她在大陆生活的故事,这有什么问题吗?民进党当局和一些政客一而再、再而三利用公权力,打压、霸凌一些台湾人士,煽动敌意、仇恨和对立,实际上只会更深地撕裂台湾社会。

12月17日,台湾网红“台妹PK”回应被国台办点名支持,其称会继续发声,持续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自己只是一个自媒体达人,所作所为如果让两岸青年有更深入的交流,那么也就具有价值了。两岸一家亲不是口号,而是流淌在血液里深入骨髓的本能。

7个小时后,2月2日晚8点,甘如意终于到达了潜江市。在潜江市的一个卡点,热心的民警得知她的经历后,帮甘如意找了一家旅馆住下,还给她买了方便面和水果。

3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武汉市江夏区金口中心卫生院范湖分院,见到了这位24岁的女孩。谈起一个月前的那次返岗“壮举”,甘如意说:“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会选择返回工作岗位。”

2月1日,甘如意起了个大早。在公安县疾控中心拿到了县级通行证明后,继续赶路。通行证车牌号一栏写着“自行车”,通行事由是“到武汉江夏金口中心卫生院上班”。

1月23日,她从武汉返回荆州市公安县斑竹垱镇杨家码头村。许久没回家的她,本想着与家人一起共度春节。但随着1月23日武汉“封城”,身为医护工作者的她开始每天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武汉市抗击疫情的情况。

1月31日10点多,甘如意骑上自行车,带上父母准备的干粮准备出发。甘永军心疼女儿,执意要送她一程。父女俩先骑了11公里到镇政府开乡镇一级通行证明,又骑行30多公里,到达公安县县城,夜晚寄宿在亲戚家里。

“干着急却帮不上忙,我们科室只有我和老肖2个人,如果他有事,病人就要走一大段路去别的地方采血。”甘如意心急如焚,“是我的责任就要勇敢担起来。”甘如意将返岗的想法告诉了父母。父母着急地问:“现在公共交通全停了,咱家又没汽车,你怎么回去?”但甘如意主意已定:“没汽车我就骑车去,骑一段就少一段。”

消息称,新增病例均在过去两星期内去过疫情国家。目前俄境内感染者绝大多数是国外输入型。

2月3日,民警还帮甘如意找到一辆去武汉送血浆的顺风车。中午12点多,甘如意在到达汉阳区后下车了。她找到一辆共享单车,靠手机导航继续前行。又是6个小时,2月3日下午6点,甘如意终于抵达江夏区金口中心卫生院范湖分院,完成了自己4天3夜300多公里曲折返岗路。甘如意通过朋友圈向所有人报了平安:“从家骑车到潜江走走停停花了3天时间,今天下午终于安全抵达宿舍,谢谢大家的关心。”

据俄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20日消息,俄已进行了超14.35万次新冠病毒检测,现有近2.75万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米舒斯京强调,政府不间断地监测疫情并采取了超前措施,主要目标是防止疫情在俄大规模传播。

当天一直下雨,骑车不方便撑伞,甘如意一路淋雨。下午1点多,她到达荆州长江大桥,几经周折,终于在荆州住下。2月2日一大早,她在路边拦了十几辆出租车,因为荆州实施交通管控,出租车不能出城。11点,依然打不到出租车,她找到了一辆共享单车,看了导航,从沙市到下一站潜江有78公里,至少需要骑行6个小时。此时,这个24岁的姑娘掉下了眼泪。

当天俄总理米舒斯京在防止新冠病毒传播协调委员会主席团会议上说,俄利用最新生物技术在2个月内开发出6种抗新冠病毒疫苗。目前正在对这些疫苗进行测试,希望其安全性和效果可以获得证实。

2月4日8点,甘如意来到办公室,同事们都很惊讶。“之前我就跟小甘说过,封路了就不要过来了,没想到她还是来了,过程还这么曲折。”与她同科室的医生肖大建告诉记者,“小姑娘有上进心,工作也很认真,特别能吃苦。”(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董庆森 常 理 包元凯)

据塔斯社消息,俄国防部长绍伊古20日在莫斯科举行的军事部门会议上表示,俄军中尚未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国防部已建立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指挥部,以防疫情扩散至军队。此外,俄军于3月18日至19日就防止新冠病毒传播举行了特别演习,演练了接收和疏散民众、对飞机和运输物资进行特殊处理以及对军营设施进行消毒等科目。

“当时我很崩溃,虽然出发前就做好了长时间骑行的准备,但真的遇到,还是很绝望。”但甘如意的内心坚定,“如果后退了,我绝不会原谅自己。”

“300多公里的路程害不害怕?”面对记者的提问,甘如意说:“往前走,总会有希望。”

据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透露,20日俄总统普京与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进行了电话交谈,双方讨论了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措施,并同意加强合作对抗疫情。此外,普京当天还与联邦安全委员会成员举行了会议,讨论了协调防疫工作等内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