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经济增长面临多重挑战

欧元区经济增长面临多重挑战(国际视点)

日前,世界银行在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再次下调对欧元区经济发展的预期,将2019年和2020年的增速预期分别由此前的1.2%和1.4%下调至1.1%和1.0%。报告指出,受全球经济环境恶化等因素影响,欧元区制造业表现持续疲软,整体经济活动动力严重不足,部分成员国经济甚至处于衰退的边缘。分析认为,面对不利局面,欧盟需多管齐下,才能有效应对经济挑战。

二是外部不确定性增加导致投资动力不足。据预测,受内外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欧元区总投资额增速将从目前的4.3%锐减到2021年的1.9%,其中公共投资额较低,占GDP比例不足0.5%。未来,投资动力不足将进一步导致生产效率和经济增长潜力下滑。

《欧元区经济分析》报告指出,2019至2021年欧元区财政政策将总体保持中性偏积极的态势,将加大公共投资的力度。2019年12月欧委会推出了《欧洲绿色协议》,将未来投资的重点放在循环经济、可再生能源、节能建筑以及低排放交通等领域,预计每年将新增2600亿欧元的投资。与此同时,欧盟也鼓励成员国采取更积极的财政政策,鼓励包括对教育、环境、科技等领域的高质量投资。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郑 彬

谭德塞强调,世卫组织将继续对所有“四类国家”提供支持,如运送个人防护装备和实验室用品、支持各国制定防范和应对计划、建立合作伙伴平台匹配捐助与国家需要等;此外,自3月6日阿塞拜疆、中国、韩国、沙特等国相继宣布捐款,世卫组织战略防范和应对计划已获得近3亿美元的认捐。(完)

分析认为,当前欧元区经济发展主要面临以下三方面阻碍: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郑 彬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近日在《2020年度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中指出,欧元区经济总体保持复苏势头,但受外部环境和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反映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各项数据增速明显放缓,欧元区经济正面临低增长和低通胀并存的不利局面。

面对欧元区经济发展动力不足的困局,欧洲央行2019年曾打出一套“组合拳”,包括新一轮定向长期再融资计划,推出了包括降息在内的扩张性货币政策,重启了每月规模为200亿欧元的新资产购买计划。然而有分析认为,当前欧洲经济所面临的挑战主要是由于外部环境恶化、全球经济结构调整所引起的供给侧危机,单纯的货币政策对经济的促进作用正在递减,欧盟需要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和更大幅度的结构性政策,确保宏观经济更加稳定。

欧委会去年12月底发布的《欧元区经济分析》报告预计,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从2018年的1.9%下降至2019年的1.1%,并在未来3年维持这一低速增长态势。除立陶宛外,欧盟其他成员国均出现经济增速放缓的态势。此外,欧元区核心通胀率持续保持低位,预计2019至2020年将继续保持在1.5%以下。世界知名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认为,“去年12月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仅为45.9,欧元区PMI连续11个月下滑,表明地区经济面临动力严重不足的困境。”

就各国疫情防控,谭德塞指因不同国家情况不同,需要采取有的放矢的应对措施。世卫组织现将各国分为4种情况下的“四类国家”,即无病例的国家,有零星病例的国家,有聚集性病例的国家,发生社区传播的国家。

欧委会报告认为,欧元区经济发展陷入困境是由多重因素叠加造成的,其中既有生产效率下降、人口老龄化等长期因素,也有全球经济下行、科技产业发展放缓等周期性因素;既有全球贸易紧张形势、英国“脱欧”等不确定性所造成的供给侧方面的危机,也有可持续发展和绿色经济带来的结构性调整。

三是欧盟成员国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欧债危机爆发至今,成员国在欧盟的政策引导下纷纷进行结构性改革,但受民粹主义情绪等因素的影响,除金融系统和劳动力市场等几个领域外,社会保障、税收制度、服务和电信行业等方面的改革进展缓慢。

他又指,只看报告病例的总数和国家总数可能会以偏概全,因为迄今全球93%的报告病例都来自4个国家,而在这些国家中,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韩国报告的新增病例有所减少,均表明扭转病毒的发展趋势绝不会太晚。

欧盟布鲁盖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玛利亚·迪米尔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元区以贸易为主的外向型经济模式,使其更易受到外部不稳定因素的影响。这是当前经济困局的最直接因素。此外,欧盟缺乏有效应对危机的政策工具,造成了危机的进一步深化和蔓延。在当前欧盟政策选择有限的境况下,如果未来外部环境持续恶化,比如欧美贸易摩擦升级,将对地区经济带来更为严重的影响。”

欧盟缺乏有效应对危机的政策工具,造成了危机的进一步深化和蔓延

(本报布鲁塞尔1月14日电)

冯德莱恩明确表示,当前欧盟经济工作的重点应从“应对危机”转入“寻求可持续发展”。欧盟和成员国必须对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和新的发展模式作出有效回应,短期内通过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聚焦于公共投资和结构性改革,提振经济;中长期则需要通过提高生产效率、提升劳动能力等措施解决面临的问题。

谭德塞当日在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做出上述表示。他强调,虽然病毒在这么多国家“立足”,但底线是不能听凭病毒摆布,而应铭记通过果断的早期行动,可以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防止感染,最终大多数感染者都会康复,比如中国报告的8万例病例中,超过七成的患者已康复出院。

分析认为,经济增速放缓可能会成为欧元区长期面临的态势。如果欧元区经济长期陷入低增长和低通胀的局面,制造业领域的危机将进一步向服务业等领域蔓延,进而影响消费、投资等方面,造成经济的恶性循环。与此同时,长期的低利率也将对欧元区金融系统健康程度带来负面影响。

此外,目前只有少数国家有持续社区传播的现象,大多数国家仍然只有零星病例或特定的聚集性病例,“只要情况属实,这些国家就有机会打破传播链,防止社区传播,减轻卫生系统的负担”。

在金融领域,欧盟将进一步深化经货联盟,拉动投资并有效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完善资本市场联盟,增加企业的融资渠道以及市场对危机的敏感度。欧盟还计划推动结构性改革,促进成员国加大在研发领域的投入,从而提升生产效率。

迪米尔茨表示:“欧盟一系列促进经济的政策能否达到预期效果,关键在于成员国间是否能达成共识。面对当前的经济困局,无论在贸易领域还是投资领域,欧盟都需要形成统一的声音。危机为我们提供了改革的动力,我们必须抓住它。”

他表示,前三类国家必须注重发现、检测、治疗和隔离病例,并跟踪接触情况;对于出现社区传播的第四类国家,必须采取行动将疫情减少到可控范围,包括可以考虑关闭学校,取消群众集会,并采取其他措施减少接触机会。

欧元区PMI连续11个月下滑,表明地区经济面临动力严重不足的困境

当前欧盟经济工作的重点应从“应对危机”转入“寻求可持续发展”

数据显示,欧元区主要经济体去年表现欠佳。欧委会去年1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作为“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陷入技术性衰退期,2019年经济增速预计仅为0.4%,制造业连续6个季度出现萎缩;另一主要经济体意大利的境遇更为艰难,2019年经济增速仅为0.1%,几乎陷入停滞,并且没有短期复苏的迹象,公共债务水平和失业率也将在未来3年内处于高位;受国内结构性改革措施红利的影响,2019年法国的经济表现相对稳定,但经济增速也从此前的1.7%下滑至1.3%,并且面临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水平进一步增加的压力。

一是欧洲单一市场尚不完善。欧洲存款保险制度建立进展缓慢,阻碍了银行联盟的进一步发展,而资本市场联盟仍存在碎片化的问题。市场的不完整造成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政策效果无法有效传递,对经济的刺激作用未能完全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