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东风频吹新高教的“新模式”将再助力高增长

(原标题:职业教育东风频吹,新高教的“新模式”将再助力高增长)

今年以来,高职扩招100万、民促法实施条例原则通过、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等职业教育的利好政策从未间断。教育部近日印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也对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和建设教育强国人力资源强国提供了更有力的法律支撑,职业教育龙头企业之一的新高教集团也成为政策收益者。

在整个教育行业,一直存在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之争,以今年暑假大战为标志性事件。从各家表现来看,在线教育已有明显超过线下教育的趋势,高职扩招的对象——三辅人员的实际情况似乎也更加适合线上教育模式,但线下也需积极靠拢。数据显示,整个高教领域目前共有民办本科院校434所(其中独立学院265所),民办专科322所,整个高教上市公司拥有的学校数为34所。所以其实对于这些学校来说,也同样面临着教学模式、科技创新的挑战。那么,如何突破呢?

“最希望的当然是开通地铁,出来就到了。”一名摩的乘客表示,百荣商场旁边就是木樨园地铁站,天雅商场旁边则是海户屯地铁站,都是八号线的站点。如果能从大红门直接坐八号线过来,肯定既省钱又方便。但因为八号线大红门站尚未开通,目前还没法这么走。

近年来,嘉兴始终践行“科技创新是引领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引擎”这一发展理念,着力找准新载体、开拓新空间、培育新动能、形成新模式,搭建“政产学研金介用”七位一体创业创新生态圈,让科技创新成为嘉兴高质量发展的基因。本次活动打造6个主体活动和1个系列活动,邀请超过100名政商学界大咖、超过100家投资机构参会。

摆渡车人气旺“归谁管”仍没谱

无论是成寿寺还是大红门附近的摩的线路,车程都不算长,10块钱的车费显然并不便宜,为何还有许多乘客愿意买单?

一般情况下,学校在智慧教育投入上,通常采用的方式是直接外包,尤其公办学校。外包虽然很省事,只要供应商按时交付,维护即可。但是,对于实际效果和教育的理解,明显是不够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高校的信息化设备使用频率周期都很短,科技给教学带来的改变有限。在今年的半年业绩发布会上,新高教介绍了自己的解决办法,某种程度上也是民办高校目前的趋势。相比直接外包,新高教采用的办法是和阿里云,海康威视合作,自己提供多年来在教育这件事上的经验,对方提供一些技术。通过这种磨合,才能真正让技术更赋能教育,让教学更高效。同时,每所学校还节约了开发成本。

除了摩的和共享单车之外,从大红门到百荣商场缺乏其他的出行手段。大红门商场位于南苑路西侧,想要坐公交,要先走一段路到南苑路东侧的公交站点。公交车大多也只能开到木樨园桥下,距离百荣商场仍有一段距离。

为了积极响应国家政策,新高教集团下属院校也在积极开展高职扩招工作。记者获悉,其目前已录取6000余人,且招生人数在各校当地均属领先;同时,新高教集团湖北、贵州学校还对部分学员实施学费减免政策。

从乘客的反馈来看,大家认为摆渡车的存在确实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晚高峰期间,乘坐摆渡车的乘客非常多,平均五分钟就能坐满一班。

在今日召开的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称,从12月中旬开始,陆续安排中央储备冻猪肉投放。今天(19日),商务部会同有关部门,正在组织向市场投放4万吨中央储备猪肉,后续将根据市场的情况,适时加大中央储备肉的投放力度,增加市场供应。同时,指导地方视情投放地方储备肉,与中央储备肉投放形成联动效应。

记者随后也乘坐摩的前往百荣商场。车刚走没几步,路边又有一位大姐拦下了摩的,准备一起“拼车”。这位大姐要去的是天雅服装市场,与百荣的方向顺路。本就不大的三轮车后座坐上了两个人,确实有些挤。

为更好展现高层次人才、专家的整体精神风采,12月17日晚将举办“南湖情·创享夜”2019创业者峰会主题音乐会暨第四届海外高层次人才主题音乐会,国际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第34届意大利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大赛金奖活动者吕思清,国际著名指挥家、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皮博迪音乐学院乐团指挥博士陈正哲等音乐大家将齐聚,以音乐抒发道来“科技报国”的赤子情怀。

细化到具体的教学环节中,为了更好的适应新的学生群体,新高教采用“一平两端”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模式,“一平”即在线教学平台,“两端”即移动端、PC 端。教师在辅导学生时采用平台督学、直播答疑和课堂面授三种形式相结合。根据学生实际情况,灵活采用节假日集中教学、夜间走读、送教上门等多种教学模式;任课教师定期进行课堂面授辅导与在线直播答疑。学生线上线下自主学习时间原则上每天不少于4小时,每周学习总时间不少于20小时,线上线下自学时间比不大于1:2。

新高教发展20年来,学生人数从最开始的不足3万,到如今的总学生人数超过11万,复合增长率超过50%;学校也从2所(云南工商学院、贵州工商职业学院)扩充到7所(新增哈尔滨华德学院、湖北民族大学科技学院、洛阳科技职业学院、广西英华国际职业学院(及附属中学)、兰州理工大学技术工程学院。

除了黄渠地铁站,记者在常营地铁站也看到了几辆摆渡车,这里只有一条通往连心园社区的线路,收费两元。

这是12月以来投放的第三批4万吨储备肉。截至目前,月内共投放12万吨。

100+政商学大咖齐聚,科创新思维迸发

从18号院南门到成寿寺路地铁站,长约一公里的道路,步行大约需要一刻钟,摩的师傅则要收费10元。记者尝试坐了一次摩的,只需三分钟便到达了之前落客的地方。但这三分钟也着实充满惊险——横道沟西街还算宽敞,但成安路就要窄得多,且并未划分车行道与人行道。摩的在行人之间左右穿梭,车速丝毫没有降低。

本次活动将凸显海外科创资源,在全市范围内同步开展科创项目路演活动,聚焦数字经济、航空航天、生命健康、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五大产业”,集聚了400+优质科创项目,有160+项目来自英国、美国、德国、瑞典、奥地利、澳大利亚、日本等国。

一路上,摩的始终沿着南苑路辅路逆行向北,与旁边正常行驶的机动车和自行车互相交错。行至天雅商场附近时,辅路的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之间架起了护栏,原本轧着分界线行驶的摩的只能拐进非机动车道,并占据了车道的大部分空间,只给正常骑行的自行车留了条小通道。

据悉,本次活动将正式发布嘉兴市2.0版科技新政-“双百双千计划”,设立“南湖基金”及“南湖千亿基金联盟”,并签约成立“百人会技术转移中心”,围绕政策扶持、科技创新、人才引育、成果转化、金融支持等创新创业各环节,打造以“政策+技术+资本”为组合的创新引擎,强力推动政策与产业、资本与项目、项目与平台间的高质量对接,为全市创新生态营造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而在方庄南路18号院南门附近,出行手段的选择就更少了。附近完全找不到一辆共享单车,也几乎没有一趟合适的公交线路。根据地图导航,最近的一班往成寿寺地铁站方向的公交是128路,但为了坐上这趟车要走将近一公里半的距离,甚至不如直接步行前往地铁站。

“这儿一直都是这样的情况。”一位刚刚乘摩的到达成寿寺地铁站的先生坦言,10块钱确实有些贵,但比起走路来地铁站,摩的确实要方便不少,“有时太冷了,或者出来晚了,只能坐这个。”

虽然有人愿意乘坐摩的,但也有上班族坚持以步行的方式前往地铁站,罗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在她看来,摩的在人车混行的区域相对于行人有些太危险了。“横冲直撞的,有好几次就从我旁边擦过去了。”罗女士也表示,其实早高峰时段在成寿寺地铁站附近是有不少共享单车的,如果能把这些车向周边小区匀一匀,应该能满足不少人的出行需求。

嘉兴市副市长洪湖鹏介绍,本次活动吸引了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斯坦福大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华为、华大基因、火山石资本、远望资本、云从科技、蓝箭航天等众多重量级嘉宾和创新创业先驱出席。与会嘉宾将围绕创新创业主题,以高浓度的知识分享、高层级的思维认知共同探讨和分享最前沿的创新浪潮和创新实践,打造面向创新创业者的年度思维盛宴。

只不过,它不是停在靠人行道这边,而是停在内侧车道、靠道路中央隔离带的一边。后座的乘客下车后,从隔离带的一个小豁口穿过马路,就走进了成寿寺地铁站。摩的卸了客,一个右掉头,穿过几条行车道来到辅路,再一路逆行向北去拉下一位客人。

掉头回去的摩的,又是去哪里拉客呢?只见摩的沿着成寿寺路向北,再向西拐进了成安路,而后沿路来到了横道沟西街。在这里,有一排摩的正停在路侧等候拉活。他们的顾客,主要是住在道路北侧,方庄南路18号院的上班族。

早上7点半,成寿寺路北向南方向,一辆辆汽车正有序地行驶通过。忽然,一辆银灰色的三轮摩的由远及近,缓缓地停在了“路侧”。

摆渡车的路权问题同样存在疑问。无论是黄渠还是常营的摆渡车,都没有机动车牌照。事实上,多年前双井地区也曾开通过接驳地铁站和小区的摆渡车,但最终因为“摆渡车不能上路”的原因,被全面取消。本报记者 莫凡 文并摄

“这儿早上5点半就有车了,一直拉到10点。”司机表示,一早上平均能拉十多趟,可赚来一百多块钱。

共享单车数量不足,公交线路难以开通,地铁站周边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到底如何解决?目前,在常营地区运行的摆渡车模式给出了一种思路。

《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将完善产教融合制度支撑,着重解决职业学校“一头热”,行业企业参与积极性不足的问题;以及扩大职业学校办学自主权。

“去百荣多少钱?”“10块!”很快,一辆摩的就拉到了客人。因为行车道和便道之间隔了一道护栏,乘客还得跨步迈过栏杆才能进到三轮车内。

数字化时代,企业最大的挑战就是管理方式的改变。回到学校身上,就是如何应对学生的新培养要求。据了解,新高教的经验做法是坚持分类培养,单独编班(选课)、教学、考核。这样方能更好落实“质量型扩招”,宽进严出。进而通过课程的优化设置,突出培养学生创业能力、实践技能。

虽然摆渡车很受欢迎,但它“到底归谁管”,目前并未有确切答案。黄渠地铁站的摆渡车,售票员声称是“常营乡”租的车,而记者咨询常营地区办事处发现,对方并不清楚摆渡车的来历。而常营地铁站的售票员则表示这些车都是“私人承包的”。

 400+科创项目争舸,1000+英才聚首

2.0版科技新政发布,千亿级基金发力

出行手段太少 坐摩的图方便

车道成落客区 行车全程逆行

在距离成寿寺不远的大红门地铁站周边,同样有不少三轮摩的出没。早8点,每隔一两分钟,就能看到一辆摩的沿着临泓路由西向东逆行前进,行至大红门地铁站A口附近,司机还会放慢车速,不断向路边的行人招呼揽客,一旁经过的汽车对此也只能纷纷避让。

下午5点半,地铁六号线黄渠站C口外,四辆电瓶车正停靠在路边等候。电瓶车的外观有些类似公园里的游览车,车体是全封闭的,总共有四排,每排能坐两到三人。一旁,售票员正挥动着手中的二维码等待乘客扫码支付,每人收费三元。

“天太冷啦,有车坐谁愿意骑车呀。”摩的师傅给出了问题的答案,同时还炫耀起了车上的暖风设备。“这都是自己配的,这边很多车都有。”

横冲直撞,见缝插针,全程逆行……早晚高峰时段的一些地铁站旁,总有一批黑摩的颇为野蛮地拉客载客,给正常的道路秩序带来了很大危害。但黑摩的之所以存在,也证明了“最后一公里”出行手段的不足。目前市面上的共享单车、微循环公交乃至摆渡电瓶车,仍有各自的局限性。

众所周知,对于高教上市企业来说,业绩也是投资者最关心的内容。收入来源基本依靠学费和住宿费的增长。如果拆分来看,新高教有所不同的是,新盈利增长点还有:第一,提高学费和增加学生人数。在2019/2020学年,平均学费为10995元,而整个民办高校平均学费为13836元,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第二,在扩招背景下,其他收入的增长空间还很大,有助提高整个集团毛利率;第三,继续通过低成本并购其他学校,过往的并购案例证明其拥有强大的并购和投后能力。

“这边有两条线路,一条去荟万鸿社区,一条去柏林爱乐小区。”两趟摆渡车,每条线路都有一到两个固定站点,乘客也可以和司机要求提前下车。两条线路还能够深入社区内部,荟万鸿社区线的终点站设在了社区中央的小卖部,旁边就是居民楼。柏林爱乐小区线则是由小区西门进入,一直沿着小区主干道向东行驶,再由东门穿出。有不少乘客所住的楼就在主干道旁,摆渡车也时不时停下让乘客下车。

平均两分钟,就会有一辆摩的停到隔离带旁,内侧行车道俨然成了落客区。临近8点则是一个来客小高峰,一分钟内一下子来了四辆。此时,行车道上的汽车也开始增多,不时与摩的发生路权的争夺。有些行驶在内侧行车道的汽车,因为摩的在车道上卸客,不得不停车并鸣笛催促。

值得一提的是,新高教还在推行“1+X”证书制度试点。将“1”(学历证书)与“X”(若干职业能力等级证书)相互衔接,鼓励将学生取得的行业企业认可度高的有关职业资格证书、技能等级证书以及已掌握的有关技术技能,按一定规则折算为学历教育相应学分。相信只有通过这些新的尝试和改革,再借助科技手段,才能为学生匹配更适合的高收入就业渠道。

此外,也有居民提到了用微循环公交来代替摩的。为此,记者咨询了公交集团和有关政府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公交线路一般只能在市政道路上运行,由于沿线的成安路不属于市政道路,开通公交会有一定难度。

南湖基金总规模100亿元,以‘母基金+直接投资’的市场化运作方式,搭建‘科技+资本+产业’产融发展新模式。“南湖千亿基金联盟”,则将深入贯彻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促进国内外优质资本、项目、技术、人才向长三角地区集聚,推进资本与项目、项目与产业平台间的对接,推动科技与产业协同发展,进一步服务区域经济发展。